您的位置:首頁 >社會 > 正文

          批評與想象里的芭比,留給藝術的復雜遺產文化讀書

          以美國玩具公司美泰(Mattel)的產品芭比娃娃為原型的真人電影《芭比》目前正在院線熱映。這個誕生于1959年的人偶,衍生出各種長相、身份和職業的形象,并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芭比玩具產業鏈。

          早在《芭比》電影之前,視覺藝術家們就已經在作品中融入、批評和重新想象了芭比娃娃,以質疑性別角色、身體期望以及圍繞女性的雙重標準。


          (資料圖片)

          坎迪絲·奧迪斯特,《配音女王(托里·威爾金斯)》,2021

          芭比娃娃永遠19歲,她的塑料模制面孔可以保護她免受重力和膠原蛋白流失的困擾。在1994年的一件名為《老年芭比》(Aged Barbie)的作品中,藝術家南?!げ┥?(Nancy Burson)使用了一種所謂的“衰老機器”,以增加芭比臉上歲月的痕跡。她以《老年芭比》為對象拍攝的寶麗來照片,則被拒絕收錄《芭比藝術》(1994年出版的圖書)中。

          南?!げ┥?(Nancy Burson),《老年芭比》(1994),寶麗來光譜,3×5 英寸(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他們感到震驚?!蹦舷!げ┥貞浾f,“一位美泰高管說,‘不,這絕不會發生?!敝S刺的是,博雅的“芭比”與芭比娃娃的形象相得益彰。照片中的“老年芭比”仍然保持著精致的妝容,修剪完美的眉毛形成明智而具有懷疑的弧度;臉上的笑紋和魚尾紋,是美好生活的普遍痕跡。

          這不是“美泰”唯一一次反對藝術家使用芭比娃娃的形象。1999年,該公司起訴藝術家湯姆·福西斯 (Tom Forsythe),因為他拍攝的78張照片,展示了芭比在家用電器周圍的場景,包括躺在火鍋鍋中、包裹在玉米餅里等。該案的關鍵問題是,福西斯的照片是否合理使用了芭比,因為在此芭比的形象被用作文化批評。

          2004年,福西斯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認為這些照片需要真正表達‘低俗消費主義’的東西,對我而言,那就是芭比?!弊罱K,涂滿莎莎醬的芭比占了上風:法院裁定,“烹飪芭比”不太可能成為 “美泰(市場或美泰授權商市場)產品的替代品”,美泰被勒令支付藝術家180萬美元的訴訟費用。

          湯姆·福西斯,《芭比卷餅》,1997

          2005年,策展人萊昂妮·布拉德伯里(Leonie Bradbury)在美國馬薩諸塞蒙特塞拉特藝術學院策劃了一場“芭比展”,其中包括福西斯的作品?!拔覍疟茸鳛樗囆g作品感興趣的部分原因是:直到2001年,攝影師福西斯贏得訴訟后,這類藝術品才被認為是合法的,這是一個有趣的概念?!辈祭虏镎f 。該案為藝術家使用芭比娃娃作為文化批判的象征符號,開啟了法律之門。

          藝術家加達·阿默(Ghada Amer)2004年的作品《芭比愛肯,肯愛芭比》(Barbie Loves Ken, Ken Loves Barbie)是兩套印有作品名的連體衣,雖然連體衣模糊了性別,但它們的歸屬卻顯而易見。阿默把芭比的身體比例轉移到了她的服裝上,體現了她身體的夸張比例。

          加達·阿默,《芭比愛肯,肯愛芭比》,2004年,畫布、線和衣架

          這個無處不在的玩偶也融入到藝術家表達日常生活的雕塑作品中。2021年在辛辛那提韋斯頓美術館( Weston Art Gallery)舉辦的題為“芭比是她/我:隔離期間黑人女性的反思”的展覽中,藝術家坎迪斯·奧迪斯特(Kandice Odister)使用芭比來描繪在疫情最嚴重時,激勵著她的、真實生活中的女性。展覽包括一系列描繪日常生活場景的風格化肖像畫和復雜的立體模型。比如芭比一邊參加視頻會議,一手拿著消毒濕巾,桌旁還擺著兩個塞滿食品雜貨的紙袋。

          坎迪絲·奧迪斯特,《視頻會議中的麥克萊恩(Dani McClain)》,2021

          在《配音女王(托里·威爾金斯)》(2021)中,一只芭比娃娃似乎正在直播,她的臉被直播的環形燈光照亮。該展覽還引起了公眾對黑膚色玩偶相對缺乏的關注,貝蒂耶·薩爾 (Betye Saar) 2021年題為“黑色玩偶布魯斯”(Black Doll Blues)的展覽也探討了這一想法。

          韋斯頓美術館“芭比是她/我:隔離期間黑人女性的反思” 展覽現場

          2007年,藝術家瑞秋·哈里森(Rachel Harrison)舉辦了一場名為“小獵犬號”(Voyage of the Beagle)的展覽,展覽借用了達爾文周游世界所搭乘船只的名字。57張照片系列呈現了看似隨機選擇的圖像(包括人體模型和格特魯德·斯坦的青銅雕像),反映了藝術家自己創作雕塑調查的探險之旅。其中一張照片描繪的是芭比娃娃穿著連帽皮大衣——這是一張特寫,把芭比娃娃描繪成是真人,松散的頭發拂過額頭,眼影閃閃發光。哈里森試圖將芭比娃娃人性化,但最終芭比只是另一種形式的雕塑,與一起展出的其他藝術品一樣不可移動、經久不衰。

          瑞秋·哈里森,《小獵犬之旅》系列,2007年,57 幅彩色噴墨印刷品

          與南?!げ┥摹独夏臧疟取芬粯?,藝術家E.V.戴(E.V. Day)也探索了芭比永恒青春的觀念。自2001年以來,戴創作了一系列名為《木乃伊芭比》的作品,她將其視為西方社會對女性癡迷的一種評論,女性被夸大和性感化到了幻想的地步。通過遮蓋芭比的身體,戴希望將芭比與維納斯、阿芙羅狄蒂等一系列神話女性比較。在此,包裹在閃閃發光的亞麻布和蜜蠟中的芭比,成為古代遺跡的另一種形式,在當代社會被去人性化并展示。

          E. V.戴,《木乃伊芭比》,2001-2023年

          法國藝術家阿爾本(Alben)在他的雕塑作品《維納斯米洛》(2022)中也將芭比娃娃與維納斯進行了類比。這個由玩偶和樹脂制成的作品采用了古希臘雕塑“米洛維納斯”(約公元前150-125年)的形式。芭比娃娃的標志性形象在此并不顯得格格不入——這座擁有2000多年歷史的雕像和64歲的塑料娃娃似乎成為了同樣具有標志性地位的存在。

          阿爾本,《維納斯米洛》,2022,芭比娃娃和樹脂(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芭比玩具在全球的銷量已超過10億個,也常被藝術家在雕塑中堆疊,正如Annette Thas分別于在2014年和2015年在澳大利亞展出的兩件“巨浪”,這兩件作品由3000和6000個娃娃制成,數量的累積效應形成頗具震撼的感官效果,顛覆了芭比娃娃個體尺度的想象。

          Annette Thas,《巨浪 1》,2014,超過3000 個芭比娃娃堆疊而成。

          如果沒有阿根廷藝術家埃米利亞諾·保利尼 (Emiliano Paolini) 和瑪麗安內拉·佩雷利 (Marianela Perelli ) 裝扮成宗教人物的芭比和肯的娃娃系列,對芭比藝術的討論就不算完整。他們原計劃于2014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家畫廊舉辦的展覽因引起宗教人士的強烈反對而被取消,但這些作品至少找到了一位虔誠的粉絲。加州帕薩迪納的一家畫廊于2016年和2019年展出了該系列,其負責人馬特·肯尼迪 (Matt Kennedy) 表示,其中藝術家手工制作的“盧漢圣母”芭比娃娃進入了教皇方濟各的藝術收藏。

          瑪麗安內拉·佩雷利,《芭比娃娃:盧漢圣母》,塑料、中密度纖維板、亞克力,裝在窗盒中。

          芭比的時代雜志封面

          電影的熱映讓藝術家再次將視角對準芭比。斯圖爾特·森普爾(Stuart Semple)推出了一款粉色顏料,以對抗美泰公司對芭比標志性顏色的商標權。

          無論芭比在每個人心中意味著什么,這個已有64年歷史的玩偶依舊鞏固著人類共同意識中不可實現的社會期望,藝術家們則巧妙地運用芭比來挑戰和解構她所代表的觀念。

          注:本文編譯自《Hyperallergic》,原標題為“芭比娃娃在藝術中的復雜遺產”。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任何商業建議,投資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本站發布的圖文一切為分享交流,傳播正能量,此文不保證數據的準確性,內容僅供參考

          關鍵詞:

          熱門資訊

          最新圖文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明片_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综合_久高清欧美一区_国产亚洲精品俞拍视频支架